一颗修炼千年的皇竹草

专业代投君
_(┐「ε:)_
怎么可能

【周叶】小周什么都好就是爱哭(10)


代投xn+1
难得。
求评论。








再度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孙哲平很有些百感交集。
以前这个小区只有两株银杏遥相对应,现在足足种了一排;以前那块空地只有零星几个健身器材,现在已经变成了篮球场;以前……
他已经停留在以前太多年。如今他终于等到了现在,却不知道现在的人有没有像这些东西一样,变得既熟悉又陌生。
显然现实不会给太多时间让他胡思乱想。这个时间在有两个搞事的包子尤其有一个是叶修的情况下还要除以二。
在孙哲平还在小清新地伤春悲秋的时候,叶修已经蹦到电梯前按下了楼层号。
当孙哲平总算积攒了一点点说辞和勇气的时候,叶修已经在拍张佳乐家的房门了。
“二花二花你快出来呀!”叶修把门拍的震天响,“我特地逃跑回来给你送礼物!”
向来久经风霜的孙哲平大大表情称得上惊恐了。
全程围观的周泽楷表示我虽然看不懂但是哥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就在叶修怀疑张佳乐是不是已经烧晕了准备让孙哲平破门而入英雄救美的时候,门堪称怨念地打开了一条缝。
门缝后面是张佳乐绝对称得上是怨念地脸。
“叶修你这死孩子信不信我跟你们陈老师告状说你骚扰民居啊!”张佳乐简直要咬碎了一口牙。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一个屁大点的破孩子每次都能整得他神经衰弱!
叶修无辜地和 张佳乐对视。
对视。
对视。
“…………进来吧。我告诉你我可是重感冒小心传染啊。”张佳乐自暴自弃地打开了门,“你们自己安分一点!”
这最后一句话特指叶修。不过不包括孙哲平。
因为……他在张佳乐打开门的时候就很怂地躲到了楼梯拐角。
还是没想好要怎么面对啊。孙哲平颇有些无奈地想。
“不啦乐乐我们还有要紧事啊。”叶修一句话把还要宣读“张佳乐宅对于叶修的三十八条规定”的张佳乐噎了回去。他盯着面前两个一脸纯良的小鬼,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所以你们两个不远万里从城郊跑到一环就为了骚扰我?!”还只是在门口?!(等等乐乐你是M了吗)
“首先城郊到一环没有万里,其次我们怎么能叫骚扰?”叶修振振有词,还把全程懵逼的周泽楷拉到面前,“你能对着这样一张可爱纯洁善良的脸说人家骚扰你?”言辞之恳切,掷地有声啊未来的心脏大大。
虽然是很喜欢哥哥没错……但是老师说的好像专指你而没有说我吧。
周泽楷决定保持沉默。
张佳乐已经快要宛如一个炮仗。
孙哲平在拐角默默目瞪口呆。
有前途啊这孩子。
叶修瞄了一眼楼梯,抓住周泽楷的手准备撤退,“那既然礼到了,我和小周就先走啦,乐乐你不要太想我!”
张佳乐终于炸了,“你他妈的礼物就是你俩吗!!!!我宁愿不要啊!!!!!”
余音绕梁。叶修耳朵嗡嗡响。
待到终于重新安静下来,周泽楷特别纯良特别无辜特别严肃地对张佳乐说:“不是,孙老师。”
孙哲平敢保证现在的安静程度上升了起码十个百分点。
干得漂亮啊小周!!叶修在心里无声鼓掌。
张佳乐愣在门口,估计已经完全忘了自己还在发烧然而连拖鞋都没穿。
太久没听别人提起过的名字,如今听在耳里还以为是自己的梦呓。
他抓着门把站直,目光越过面前的两个小豆丁直直看向自己每天都要经过的那个楼梯拐角。
孙哲平抹了一把脸,果决地转身对上了那双眼睛。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其实一直都知道,不管自己到哪里,他都可以感应到自己的方向。
两个人,都一样。

不是我不更新
是这个@空山疯语 傻狍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等我忙完艺考回去怼她눈_눈

【周叶】小周什么都好就是爱哭(这是几我忘了)

代投xn
@空山疯语 






#主周叶,本篇双花中。喻黄已达成。
#幼稚园梗。不适速退。
#不是建国以后就不准有官设了吗。
——————————————————————正文开始
孙哲平不是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但是自己逃的太远太快,那个人又没有路径只会傻乎乎地自己寻找,也许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放手了,最多也就是相视一笑,转过头红了眼眶。
不过现在孙哲平已经做好了青了眼眶的准备。
三年前自己擅自离开,固然客观因素占了大部分,但是要说自己没有一点私心,那是骗人的。
自己和他,绝不会是最好的未来,如果可以,自己当然会选择退出他的生活,还他一个平静的人生。决定做的草率,当然也是事后才想起自己的这种思想代表了什么,虽然想起来也晚了。本来孙哲平想就这样也好至少大家都能重新开始,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才几年,自己就要面临这个一直回避的问题了……
孙哲平一头倒回靠背上,盯着外面飞速倒退的风景发呆。
叶修坐在他对面,欣赏着某老师异彩纷呈的脸色。啧啧,就这个蠢样,等会见到二花老师会不会被一拳打出来啊……允悲。
一边想着,一边伸手摸了摸身边周泽楷的发顶,不出意外地得到了一个略带赌气的扭头。
……怎么还在生气啊我家媳妇怎么这么难哄。叶修咬着吸管讪讪收回了手。
哦,周泽楷……周泽楷是强行闯入叶修计划地一份子,本来坐在这趟回城的大巴上的人应该只有叶修和孙哲平,但是由于某些原因……呃,你知道,一个吃醋的男人总是可怕的……所以孙哲平被迫在不可言喻的警惕目光下多付了一个人的车票钱。
坐了这么一会车,其实周泽楷本来也没多生气了,只是叶修时不时撩一下,一撩就不可避免地想起来,所以两人硬是沉默到了现在。
……所以不怪人小周不理你啊叶不修。
没了软萌听话还会脸红的媳妇,幸好对面还有个一看智商就能和二花老师凑一对的大花老师。叶修兴致勃勃刚准备开口调戏,就觉得后背一阵凉意。
默默回头。“太明显了啊小周。真当你盯着我看我没感觉是吧。”
“!……”被抓个现形的周泽楷脸红了一下,咬咬嘴唇还是憋出了一句话,“哥哥,不许说话。”
叶修一愣,随即笑起来,大力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在某周反抗之前慢悠悠地说:“怎么,怕我被抢走啊?那你就把我留下来呗。”
周泽楷的脸已经烫手了。
两人就这么相对坐了一会,叶修觉得这么侧着腿有点麻,刚想转回去,就被人抱住了。
然后叶修就迎来了人生第一次但绝不是最后一次的强吻。虽然没什么力度,但是也算毅然决然的重大突破了。
一向纵横沙场百毒不侵汉子随便撩嘲讽满天飞的叶修,难得的脑袋空白了……起码十秒。
因为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退开,脸红红地注视着他。
“那,说好了。哥哥要留下。”陪着我。
重启结束的叶修终于反应过来,这是表白啊!是小周的表白啊!第一次啊!
然后他也忍不住脸红了,难得没说什么垃圾话,只是抓着周泽楷的手装作满不在乎地点了点头。
“那当然啦。”毕竟你是我媳妇嘛。
对面看着这对关系明显不正常的伪兄弟秀恩爱的孙哲平已经杵着窗框看傻了。
大巴渐渐停了下来,站台的人不多,还可以透过人群看到不远处的一个指向牌,其中一排写着某个小区的名字。
“我们到啦!”
一声欢呼,不知回响在谁的心里。

【周叶】小周什么都好就是爱哭(8)

代投x
代投君对大花二花的称呼表示不满
并一波带走了作者
“哼”
 @空山疯语 









#荣耀幼化梗,主周叶。
#喻黄已达成,双花进行中。
#我就要叫二花二花二花二花二花你打我呀。
#来啊~放纵啊~别管官设啊~
——————————————————————正文开始
虽然老师们万般不情愿,但是鸡飞狗跳的秋游还是不可阻挡地到来了。
轮回孙翔老师表示欲哭无泪,为什么自家的崽崽老是要跑到别人家那里去!
江波涛:因为要谈恋爱啊老师。异地恋不好。
至今单身的孙老师郁卒倒地。
就像所有的班主任一样,孙翔本着“我没谈恋爱谁也不能谈”的单身狗主义思想,装作淡定地从兴欣的车上领回了一脸委屈的小周。
特意穿了新衣服!还没给哥哥看!唔!
不高兴。
被拆散的另一方当然也很不高兴。不过倒是为了另一件事情。
霸图班带队老师张佳乐突然感冒请假,没人带的霸图班在韩文清的带领下面不改色地上了兴欣班的大巴,紧接着陈果就接到了暂带霸图班的通知。虽说一个班也就十来个人不难管但是……
兴欣和霸图放一块……会炸的吧。
陈果忧心地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情况好像也没有那么糟。至少……叶修和韩文清也只是恶狠狠地盯着对方而已。这对通常一见面就要扭打在一起的两位来说已经相当和平了。
叶修首先打破了寂静:“你们二花老师为什么不来?”
韩文清额头青筋暴起:“那是张老师!不是什么二花!”
叶修不屑撇嘴。
张新杰赶在两人再度掐起来之前把话题拐上了正轨:“老师感冒了,听说很严重,在家休息。”
叶修还是不屑撇嘴。
韩文清捏紧了拳头!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霸图众的眼睛里开始闪现出“上啊跟着班长揍死叶不修”之类的光辉,并随时准备好了从任何一个方位给叶修来一下。
但是最后韩文清还是放弃了干一架的念头,而是冷哼一声转过头向着窗户,不理一车各怀心思的小屁孩。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自然地伸手握住了自家班长的手。
然后坐在后排的林敬言惊恐地发现班长耳朵红了。
叶修依然不屑撇嘴。
不就是媳妇吗!我也有!
……但是某个人还暂时没有啊。
叶修回想起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森森叹了一口气。可能二花老师真的是幸运E也说不定啊。
远在家中养病的张佳乐狠狠打了个喷嚏。
大巴一路晃晃悠悠,在预定时间之前到达了目的地。这是城郊一片空旷的草地,风景优美,不远处还有条小溪,小溪对面还有几座远远的山和一片树林。这个时节虽说没有绿草如茵鲜花遍地的景色,不过有微黄柔软的草地,清澈的小溪,远处的枫叶林,也是很适合秋游野餐的风景了。
周泽楷一下车就急急忙忙地寻找某个身影,完全忽视某老师在背后散发的怨念光波。认真的视线在人群中来回几次,咻的一下变得惊喜。
哒哒哒地跑到叶修面前,周泽楷开心地叫道:“哥哥!”
“哦,是小周啊……”并不专注。
“唔……哥哥…”坚持。
“诶小周别闹,我找人呢……”敷衍。
“……谁?”酸。
“你不认识……哦!找到了!小周我先走了啊一会找你玩!”跑走。
“……”QAQ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不要我了!
蓝瘦香菇……摸摸你啊小周。
叶修仗着自己身材矮小(暂时的!是暂时的!←来自叶修的强调),快速在人群里穿行,终于跑到了一棵枫树下。
叶修气喘吁吁,抬起脸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长得略有点凶,看起来不太好说话的样子,但是叶修知道,这个人在某些时候心软得简直不像话。
气儿喘匀了,叶修抹了一把汗,笑得脸上都要开出花儿似的。
“哟,大花老师好呀~”

PS:不如我就卡在这里?(≧ω≦)/

【周叶】小周什么都好就是爱哭(7)

代投君:冷漠.jpg







#主周叶,带喻黄韩张双花。喻黄达成
#感觉已经很久没更了呢
#似乎快要完结?
#懒到写不动(/"≡ _ ≡)=
——————————————————————正文开始
夏去秋来,荣耀幼稚园也迎来了一年一度振奋人心喜气洋洋的秋游。注,在叶修到之前。
人叶修也委屈啊,才参加了一次秋游就被嫌弃,怪我咯?
是是是,你也就是带着全班人马把其他班的营地凡是能吃的挨个杀了个片甲不留还企图跑到山上夜不归宿最后顺利把陈果陈老师吓得一边哭一边揍人而已。
对此当事人表示我骄傲。当事人的小弟们表示我荣幸。当事人的班主任表示我想揍死你们。
因为有了兴欣的加入,这一次秋游显得谨慎了很多,各班老师都提心吊胆生怕出了乱子不好报销园长的医药费。
不过这一次,他们还真是冤枉叶修了。
“花花儿~花花儿~花花老师你在不~”天刚刚亮,鸟都还没睡醒,叶修已经趴在霸图教师宿舍的窗口深情地呼唤了。
“操!叶修谁让你这么叫我的!别以为你是小孩我就不敢揍你!”被恶俗的称呼从梦中惊醒的张佳乐乱着一头毛,愤怒地冲到窗台前伸出手大力把某不羞拽进来。
也是他自个儿防范不到位,玩游戏时不小心被这破小孩逮了个正着了,还让他看到了自己的ID……从此他就在叶修那儿有了一个粉红色的特殊称呼。生不如死。
叶修被张佳乐提溜着后领子,难得没摆出那张让人看到就想捏紧拳头的嘲讽脸,而是乖乖地笑了一下,略带着点儿戏谑地又叫了一声,不过这次稍微有了点变化。
“二花老师~”
张佳乐猝不及防,表情还是僵硬了一下。
小破孩好奇心那么强,知道了他的游戏ID,又怎么会不知道其他的事情。
网游里大家都知道,曾经有过一个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的组合,大杀四方,战无不胜,被誉为繁花血景。可是如今不再了。
现实里大家都知道,曾经荣耀有两位老师,他们配合默契,工作认真,还创立了百花班。可是如今⋯⋯咳。
一个背负冷嘲热讽转到霸图,一个更是直接辞职不知所踪。
他们一个叫张佳乐,一个叫孙哲平。
不过他们当年除了这些,还有点其他的故事。
张佳乐喜欢孙哲平,这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不算秘密的秘密。而孙哲平一直把张佳乐当做弟弟一样照顾,却从来没回应过张佳乐的感情。也不知道是他神经粗大看不出来,还是知道却故意不说破。张佳乐也就仗着孙哲平装糊涂,光明正大地天天和他黏在一起。
大家都以为,就算孙哲平不点破,以张佳乐的性子和周围一圈闲的没事做的撮合者,迟早有一天他们会走到一起。
那时不止事外人,当事人也这么想。
可是他们还是没等到那一天。
张佳乐从回忆中醒来,就看着对面那张可爱却让人忍不住想一巴掌糊上去的露出一个“啧啧啧啧”的表情的脸,“二花老师你刚刚的表情就像刚离了婚的怨妇。”
………………操!(╯‵□′)╯︵┴─┴
本来还有点悲伤的气氛现在全没了,张佳乐咬牙切齿地把团子丢出门外,还附带一声巨响的关门声。
叶修坐在门外,忧桑地叹了口气。怎么能这么别扭呢,明明这些年一直都在找他。都不像我家小周,软萌听话,还会撒娇,嘿嘿嘿嘿嘿……打住打住。
大花老师,看来你回来的路还很漫长啊。

【周叶】小周什么都好就是爱哭(6)

代投君:更新晚了,我的锅orz

懒懒散散沉迷于阴阳师
我有酒吞和青行灯了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周叶,带双花韩张喻黄,幼体荣耀。
#不如我把章节数缩短到10章?
#没有评论也要写!我爱写作,写作使我快乐。
#↑上面那个说笑的!!!求评论!!!!QAQ
—————————————————————正文开始
自上次食堂惨案之后已经过了两个多星期了,除了受到心灵和肉体伤害的喻黄组,荣耀幼稚园的日常还算得上是风平浪静。
……呃,勉强?
周泽楷最近在思考一个问题。
麻麻曾经说,如果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就要向他告白,因为女孩子都很害羞,如果自己不说,对方就一直不会知道。
如今周泽楷已经突破自我准备了长达十五个字的告白宣言,但是……麻麻好像没有说,遇见的喜欢的人是男的应该怎么办?
于是周泽楷第N次告白计划再次胎死腹中,只好惆怅地望着兴欣班的方向发呆。
太实在了啊孩砸!遇见喜欢的是男的就直接上床睡了再说啊!尤其是那谁谁!
事实证明以周泽楷的纯良程度,这个简单粗暴的计划直接推后了十几年。
所以今天的小周,也依然对着窗口思念着自己远隔一个小花园外加一段走廊的哥(lao)哥(po)。
叶修也在思考一个问题。
弟弟曾经说,作为哥哥应该爱护弟弟,保护弟弟,好东西都要分享给弟弟,永远都把弟弟当做最亲的人之一。
然后叶秋就被按在地上打了一顿。
不过现在看来,我好像做的还不错?叶修咂了咂嘴,瞟了一眼轮回班的方向。至少前三个是做到了的啊。
就是现在想让弟弟变成私有物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太攻了,不可能)
在叶修的等式里,这个关系是这样的:周泽楷=乖小孩=弟弟=要爱护的对象=爱他=不给别人=只能我有=私有物。
理论成立,逻辑没什么不对。
于是叶修满意地脑内结束,准备溜达去轮回看一眼自己的私人物品。
“去哪儿呢,嗯?”陈果阴恻恻地从门口绕进来,怨气直冲九重天,“你忘了你现在还关着禁闭呢吗?叶修小朋友?”
叶修只得望天。没办法,管饭的得罪不起。更何况这个管饭的已经因为他失去了亲爱的年终奖。
“老大老大老大老大老大!!”由远及近的音波攻击顺利一波带走了两个对峙的人,陈果捂着额头只觉得心累,叶修则是熟练地接住了疑似被抛投而来的某包子,顺便仰天感慨了一下。
啊!不能再沉迷于美(xiao)色(zhou)了!我!也是个有小弟要带的男人啊!
“老大,我们不小心把你那幅画撕坏了!”
叶修的笑顿时僵在脸上。
包子:OVO
陈果:……什么情况?
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大概,因为叶修一改往日懒懒散散的样子,利落地给了包子一顿痛快的胖揍,还顺便在包子屁股上留了个脚印,然后迅速消失在了拐角。
陈果摸摸下巴,看来那幅画挺重要的啊。似乎发现了什么弱点?
躺在地上的包子:OVO
叶修冲进玩具室的时候,一堆小朋友正商量着毁尸灭迹,结果一回头就被逮了个正着。
据方锐事后哭着回忆,班长当时的表情就像才知道爹死了赶来正好看见一群人正准备把爹抛尸荒野的……那种表情。
当然说这句话的后果是方锐又被听到的叶修加揍了一顿。
回到当下,叶修已经接近爆发的边缘,但是脸上还是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老魏,你们干嘛呢?”
被点到名字的魏堔抖了一下,支支吾吾地说:“呃,那啥……我们……做手工呢!”
苏沐橙默默扭过了脸,唐柔已经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
“哦……我也很喜欢做,手,工呢。”叶修的笑已经接近狞笑,“把那纸给我看一眼?”
魏堔终于承认再瞒下去会死的更惨,一咬牙说了实话,“那啥,今天我们看你那画的时候,不小心给你扯破了……”一边说一边颤巍巍地掏出一堆纸片儿。
叶修的笑终于消失了,淡淡地说,“谁第一个?”
唐柔站了出来。
“女孩子靠边,男的一个一个来。”叶修有些不耐烦地摸了摸手腕。
唐柔有些不愿,但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人会去触叶修的霉头,她只好任自己被苏沐橙拉到一边。
接下来的半天,兴欣班的哭号声就没断过。连一向自诩老大哥的魏堔都被揍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最后所有男生都是相互搀扶着离开的玩具室。
打够了的叶修等所有人都走了,就一个人坐在灯下,一点一点把画黏回去。原本碎裂的画总算回复到了原来的样子。画上有两个小孩子,还有蓝天白云,绿树红房。就是张毫无看点的儿童画。
可是在两个孩子旁边,有人用笔认真写了字。左边的写着“周泽楷”,右边的写着“叶修”。
左下角的落款也是个熟悉的名字。一笔一划,虽然笨拙,但却真实。
这是周泽楷送给叶修的第一份礼物。
据知情人士透露,那天的叶修,眼眶有点红。

【阴阳师/黑白】黑白山河,有你成歌(1)



#新坑,阴阳师鬼使黑鬼使白cp
#有虐,但保证是亲妈!信我!!
#cp黑白,别走错了。
#大概只有几章,不用太期待粗长君……
——————————————————————正文开始
从生下来,我们就应该被绑在一起。
六月的山南,本不该冷的。
太阳还没升起来的清晨,村口就已经聚集了一大群执着火把的村民。火光闪烁在他们带着愤怒和恐惧神色的脸上,影影绰绰的明暗跳跃着,像是一个个不安分的幽灵,推搡着走在最前面的女人。
她的衣着整洁,神情平淡,怀中还抱着两个刚满月的孩子。昏暗的光不时舔舐着她姣好的侧脸,倒显得她要去做什么神圣的事情一样。
怀中似有所动,她连忙低头看去。
其中一个孩子已经醒了,正拿脚四处乱蹬。另外一个还睡着的孩子虽然没醒,但似乎已经被骚扰得不胜其烦,皱起了眉毛。醒着的孩子仿佛感受到了母亲的目光,把头转过来看着女人,发出“呀呀”的笑声。
她想笑的。可是她却流泪了。
她的丈夫在她怀孕还只有三个月的时候就坠崖死了。好不容易一个人生下两个孩子,本以为会苦尽甘来,却没想到,睁眼的那天,是噩梦的开始。
两个孩子,有着两双一模一样的血红色眼睛。
后面的情节已经可以想象。
妖魔,妖魔,妖魔。
除掉,除掉,除掉。
她无力回天。她百口莫辩。
孩子对落在自己脸上热热的东西有些迷惑,想要伸出手去触摸,却被母亲抱得紧紧的。河风已经近了,两个稚幼的灵魂还毫无所知。
女人静静地跪在河边,村民们有些恐惧地躲远了一些。她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四周,悄悄从草丛下掏出一个小木盆。
“对不起,还没来得及给你们名字……但是,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女人微笑着对两个孩子低声呢喃,像是宁静的夜晚为孩子们哼的小曲。
却是带着泪的。
“呀……呀……”仿佛有所察觉,醒着的孩子也低声抽噎起来,努力伸出手想要抱抱母亲。
但他的母亲只是用力一推,木盆便漂到了河中,迅速向下流而去。
“她放走了妖魔!”
“烧死她!烧死她!”
“她也是个妖魔!啊!那两个妖魔逃走了!”
小小的孩子努力想要看清母亲最后的样子,却只能看清一片烈火中那片飘荡的长发。
“啊!呜啊啊……呜……”孩子终于大哭起来,另一个孩子也被惊醒了,同样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他们似乎都明白了,自己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他们还剩下的,只剩彼此紧握的手。
永不放开。

虐吗虐吗虐吗!不虐的对吧!
看了这篇文要好好对兄弟俩知道不!
下一章就会被收养的啦。(ฅฅ*)♡

【周叶】小周什么都好就是爱哭(5)

代投x5
代投君表示:哼。









#周叶,带喻黄双花韩张。幼体荣耀。
#呀哒……终于又活过来了。
#我发现某人就是不能惯啊,前面勤更了几天这一没更就开始催……你忘了是周更吗!!
#那啥,有私设。ooc严重。人称可能有改。
————————————————————正文开始
黄少天动作快,叶修眼神更快。没等周泽楷摆完委屈的表情,叶修就眯起了眼。
啧。黄少天你什么都吃是吗。
叶修不慌不忙地拉着周泽楷排到队伍最前面,慢悠悠打了两份饭菜,还特地要了一份白菜汤。
“小周啊,我们今天换个位置坐。”
“……”咦?
喻文州看着向他大摇大摆走来的某人,再看看身旁已经吃的风生水起的大型犬,不禁开始头疼。
这两个人又要搞什么事情出来……还没有修炼到家的喻.半心脏.文州表示累感不爱。
“哟文州,吃饭呢。”第一回合,叶修对喻文州发动嘲讽技能.初级。
“啊,对呀。叶修你怎么坐这里来啊?”喻文州微笑防御罩开启,伤害化解。
“哦,没事,就是兴欣那边有点满,我就坐过来啦。”叶修笑眯眯地回答。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隔了起码四桌的半空的兴欣班餐桌。
“哦顺便我还有件事想问你……”叶修说着举起了周泽楷那只手,上面几个红艳艳的牙印还在怒刷存在感,“这事你打算怎么解决啊?打个狂犬疫苗的钱不便宜啊。”
一旁仍在狂吃的黄少天抽空吐了句槽,“叶修你饿傻了吧那才不是狗咬的呢那是我咬的!”
……智商这么低以后拐回去会不会拉低我的智商啊。喻文州忍不住捂住了脸。
“哦对对对,是你咬的是你咬的。”叶修表示心情很舒爽,很久没见这么主动配合秀智商的人了。
周泽楷默默坐在一边扒饭,因为左手被叶修抓着,所以只能用右手使着勺子,低着头一句话不说的表现让他平添了几分无辜和委屈。
“那么……你想怎么办呢。”喻文州咳了一声,在心底放弃了迫使周泽楷撤诉的念头。
下不了手……
叶修心底得意得不行,他和喻文州谈判了那么多次《有关荣耀幼稚园中兴欣和蓝雨的边界划分问题》(噫),哪一次喻文州妥协得这么爽快!果然小周是大杀器!嗷!
不过除了把蓝雨那个小花坛划为本土领地,叶修还想要想个办法报复回去,毕竟小周不能白被咬了啊!但是直接提出来又未免有损气质……
“嗯……那就把你们蓝雨的那个花坛给我,然后让我咬回来!”
好迂回啊叶修大大!真是忍不住为你点个赞呢!
“……好吧。”喻文州内心血泪,表情平淡,“记得咬轻一点。”
“咦班长你们在干嘛干嘛干嘛干嘛干嘛?讨论什么?要咬谁啊咬谁啊咬谁啊是叶修吗?”此刻终于喂饱自己脑回路重新连接上线的黄少天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雾),已经被自家班长和别家班长决定了……
叶修满面微笑,把面前的白菜汤递过去,“少天啊吃饱了喝点汤呗,消食。”
这次即使是以黄少天的智商也觉查到了不对,“叶修不是吧你竟然会给我汤喝你忘了上次你说给我糖吃结果打开全是毛毛虫还有上上次你说请我吃薯片结果让我被逮住罚站了一天还有上上上次唔唔唔唔……”
你知道的太多了。
黄少天好不容易咽下一大片白菜,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就觉得喉咙好像要烧起来了一样,同时舌头也麻了,他只好张着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叶氏特制胡椒辣椒白菜汤,汤一勺,胡椒半瓶,辣椒一把……味道好不好?”叶修啧啧了两声,围着黄少天转了一圈,“听说少天你被辣到的时候通常都……不会动啊?”
这下黄少天眼睛里终于出现惊恐了。
“叶修!你别欺负过了……”喻文州看不过眼,打算援助一下。
“诶知道知道。”叶修慢条斯理地撸起黄少天的袖子,欣赏了一下胳膊暂时还完美无缺的样子,然后一口咬下去。
喻文州有先见之明地捂住了耳朵。周泽楷慢了一拍,然后他就欣赏到了荣耀第一话唠的功力。
“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所有吃饭中的大人小孩都背上一麻,有没心里准备的已经被吓哭了。
看来话唠不仅平常话多,哭起来也很惊天动地啊。叶修一边牵着周泽楷往回走一边掏耳朵。
“哥哥……咬的很重?”周泽楷回头看着已经被喻文州抱在怀里安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黄少天,忍不住问了一句。
“啊?没有啊,我可是个守信用的人!说不咬得重就不咬得重!”叶修依然笑眯眯地对周泽楷说。
不过……咬的不重,不代表其他地方不疼,哦?
当天晚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班长,我屁股疼……”
至此小周终于大仇得报,叶修也获得了战利品,黄少天收获了牙印和掐痕各一枚,喻文州则当天伺候人到半夜。
总的来说,幼稚园食堂事件,结束的还算成功,嗯?
小周:……这一集我戏份好少。



没有啦~下次更。
大家还想看什么梗呢?

【周叶】二十字相关

其实我想说:旁友,你说的周更,可一直在两天一更。
花式求评论
迷样痴汉の周泽楷
托马斯回旋噗通跪地.GIF





#我没有弃坑!没有弃坑!没有弃坑!!!
#只是最近卡文,所以用二十字来充个数……
#QAQ为了表示我有上进心,评论破十五发小小周和小小叶的图(似乎也还是没有什么追求的样子……)
————————————————————正文开始
Adventure(冒险)
叶修表示他再也不敢亲没睡醒的周泽楷了。
Angst(焦虑)
前辈去了霸图?!晚上不回来?!
AU(平行世界剧情)
“队长,你的向导敲晕了14个警卫上战场去了。”
“!!!抓回来!”
Crackfic(幻想片段)
前辈是穿这件婚纱好看呢,还是那件婚纱好看呢?
Crime(背德)
“前辈,真的?!”
“咋的,哥怀上了你敢不要?!”
Crossover(混合同人)
周泽楷警惕地看着西湖边那个面瘫冷漠的帅哥。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某全明星周末,轮回兴欣队长公然在赛场上刷七夕活动。
Fantasy(幻想)
兔子耳朵的小周也很萌啊……哪里不对?
Fetish(恋物癖)
叶修在周泽楷的某个抽屉里找到了他用过的所有账号卡。
First Time(第一次)
由于叶修太懒,周泽楷成了上面那个。
Fluff(轻松)
叶修会在嘲讽完人后感到轻松。周泽楷会在叶修嘲讽完人后感到轻松。
Future Fic(未来)
“小周你未来有什么打算?”
“结婚。”
Horror(惊悚)
叶修看着对面说个不停的周泽楷有点想报警。
Humor(幽默)
叶修郑重地在自己性格那一栏填上了幽默。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叶修一边对着轮回公会满屏嘲讽一边抚摸某队长的呆毛。
Kinky(变态/怪癖)
江波涛意外发现自家队长衣橱里全是某大神【哔——】着的抱枕。
Poety(诗歌)
啊!大海!你全是水!啊!小周!你两条腿!
Romance(浪漫)
周泽楷抱着一大束玫瑰站在联赛入场处。
众人:……烧!!!!
Sci–Fi(科幻)
叶修跟着周泽楷玩了全息荣耀。
片刻后叶修表示这游戏居然可以脱裤子。
Spiritual(心灵)
周泽楷觉得虽然自己话少,但“我爱你”还是好好传达给了某人的。
Suspense(悬念)
周泽楷尾行叶修去了霸图。
Time Travel(时间旅行)
叶修回到当年,满意地对着某少年揣着明白装嘲讽。


没有啦………觉得还不错的话请给评论嗷。要图找不三(*´˘`*)♡"

【周叶】小周什么都好就是爱哭(4)

代投x4
其实我跟作者一直在纠结小周在幼年期要叫叶修什么,想来想去还是叫哥哥吧,前辈什么的,又没长大接触荣耀,叫前辈怪怪的,嗯作者说会有番外,是长大后的周叶。
还有,这人老说我嘲讽她。我没有。这人还没出息。她自己说的。哼Ծ‸Ծ
(我敢保证她看到这个要来小窗怼我,不怕不怕x)
看客老爷们求评论!!!!
评论!!!!
评论!!!!!!!






呀哒,还是不知道什么是官设呢。
幼生期荣耀,不适者左转出门。
主周叶,带喻黄双花韩张。
↑一想到要把这句话打二十多遍就觉得心如死灰。
————————————————————正文开始


之前我们就说了,小周是个特别特别让人省心的乖孩子。
虽然刚上幼儿园,但是周泽楷简单的字还是会写的,并且会的还不少。因此在没有人督促的情况下,周泽楷自觉地开启了写日记技能。
孙翔表示每天都能看到一个萌团子坐在小矮桌前认真攥着铅笔写日记的样子简直值得吃一箱驴胶补血颗粒。
那么,小周到底在写什么私密日记呢?
4月2日,晴。
和哥哥一起捉迷cang(藏),很开心。
4月20日,阴。
孙老师带我们玩游戏,但是没有哥哥教我的好玩。
6月1 5日,小雨。
第一次去大食堂吃饭,和哥哥一起。不开心。
认真在日记里贯彻了话少的本质呢……不过最后一条好像哪里不对?
这个事情,就要从小周的第一次大食堂之旅开始说起了……
荣耀幼稚园财大气粗,每个班都配备了独立的食堂和厨师,以保证小朋友们能够吃到最精心的饭菜。不过总是这样隔离当然也不好,因此冯园长大手一挥,每隔一个月大家就在大食堂里吃一次饭,以表友情地久天长。
……当然叶修来了之后这个规定就被紧急延长成了两个月一次。免得某魔王趁此机会拉拢别班的孩子为虎作伥……
但是该来的还是躲不掉,两个月一次的大食堂之旅依然要执行。为了能有个和平的中午,各班老师都对自己班的熊孩子们耳提面命。
张佳乐:“待会吃饭好好吃知道不,不许插队,不许跟叶修打闹!他过来你们就当没看见!总之乖乖吃饭,回去我们下午就看白雪公主的电影!”
其余小鬼:“好——”
韩文清:“哼!他敢来我就揍趴他!”
张新杰:“班长,按经验来看你要先抓住他然后才能揍他。”
林敬言:“好饿……”
……看来这边的教育不怎么成功呢。
卢瀚文:“小朋友们要进食堂啦,大家排好队不要挤呀……别看兴欣那边!谁在看?!嗯?把头都给我转回来!”
蓝雨众:“……画风转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害怕。
喻文州:“少天,我要两份鸡蛋。”
黄少天:“好的班长!没问题班长!”
……卢老师还是太年轻了啊,完全拜倒在幼生期叶不修的铁蹄之下了。
孙翔:“快过来排队了……等会我们就从这里进去,大家可以在那里打饭,不可以浪费粮食啊……那啥小周,轮回在这呢,那边是兴欣……〒▽〒”
周泽楷:“唔……”
江波涛:“怎么啦小周,快吃饭了,今天中午有牛肉!”
……勉强……算和谐吧。
基于陈老师的怒气值考虑,我们暂不转播兴欣现状。请自行想象。
于是大家在一阵兵荒马乱之后总算陆陆续续进了场,都闹哄哄地坐了下来。轮回和兴欣正好挨着,周泽楷高兴地发现叶修就坐在他背后,脑袋上那撮呆毛biu的一下就立起来了。
“小周这边!”叶修显然也看见他了,正努力挥手示意。周泽楷立刻颠颠地跑过去乖乖坐在紧挨叶修的小板凳上,伸出手拉住了叶修。
有点凉凉的,好舒服啊。(  ̄▽ ̄)σ
吃饭前冯园长也例行讲了几句话,讲到一半周泽楷发现叶修突然握紧了他的手,于是有点疑惑地看着叶修。
“哥哥,要做什么?”
叶修一脸严肃,仿佛要上阵杀敌:“在敌人之前抢占战略高地!”
……纳,纳尼?
冯园长的一句“那就开始吃饭吧”还没说完,一群小鬼已经冲着打饭处狂奔而去了。其中以叶修,周泽楷和黄少天打头阵。
咦?为什么会有黄少天?你忘了少天大大还肩负着打两份的重担吗……毕竟自家班长跑的慢啊。这种时候就是考验脑残粉的忠贞程度了!燃烧(并不)吧少天!
接着打饭处的人群里就不断传出如下声音。
“嗷!!谁踩我!我要告诉你老师!”
“都别抢我花菜!那是我的!”
“你们为什么都不排队!别挤我你个傻逼!”
“方锐你骂人我要跟陈老师说!”
“嗷啊啊啊啊老师黄少天咬我……”
“……啧!”虽然也在前进但是因为拖着周泽楷所以速度赶不上黄少天的叶修嘴角抽了一下,一边往前一边不忘攻击黄少天,“黄少天你忒不要脸了居然咬人!你们班长为什么不把你栓好!”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我要鸡蛋!!!!两份!!!”……这里是为了班长已经完全疯魔听不进话的黄少。
周泽楷哪里经历过这种无限接近于超市大妈抢减价体恤的阵仗,早就被挤得七荤八素,只好紧紧攥住叶修的手不放。挤了好一会终于看到了打饭台,周泽楷刚伸出手想要打菜,就听耳边一声暴喝——
“不许动我的鸡蛋!!!!!”
然后没反应过来的周泽楷就被黄.狂化.班长痴汉.少天给狠狠咬了一口。
…………………
“唔……”QAQ哥哥……他咬我……